咨詢師有沒有答案?

發布時間:2019-10-24 1評論 2973閱讀
文章封面

一個經常在咨詢里被問到的問題是:“咨詢師,你覺得我的問題在哪里?”我時常一剎那之間不知該如何回答。


這原因并非是我沒辦法給你一些對于你問題的見解,而是在于什么樣的見解,以何種方式給出,如何去讓來訪者理解和明白這樣的見解的意義,實際上是一項非常復雜和系統的工程。


現代心理咨詢的核心在于知情同意(Informed Consent)。Informed Consent是指,所有咨詢師要跟你說的話,設置的咨詢目標,所有相關的咨詢內容,實際上應該、也必須,得到來訪者的同意。


這好比在醫院,你會同意醫生在你不知情的情況下給你做手術嗎?同樣的道理,你會同意咨詢師在不經過你同意和首肯的情況下給你下判斷嗎?這是Do no harm,也即不造成傷害的前提。


得到首肯雖然未必一定能百分之百規避傷害,但至少可以大大減少來自咨詢師主觀判斷和行為的傷害。醫生要告訴你所有醫療行為的風險,咨詢師也應該告訴你所有咨詢行為的風險:咨詢可能會引發和導致負面情緒;可能會帶出自己曾經的創傷經歷;可能會導致一個人的家庭關系和社會關系的惡化。這些即是認知改變可能帶來的,也是行為改變可能帶來的問題。


咨詢師能做的,是以專業的技能在這個過程里支持你,理解你,疏導你。讓你向自己想改變的方向前進。而不是告訴你你有什么問題,然后武斷地告訴你,你應該怎么樣。



那么咨詢師會有自己的判斷嗎?


實際上以我為例,當然是有的。在咨詢的過程中,實際上我一直在后臺快速的分析來訪者的語言、非語言、行為和其他暗含的我理解到的東西。


這些東西是否重要?有些是的,有些未必。這些分析是否正確?有些是的,有些則不然。這就是一個咨詢師的clinical judgement(咨詢判斷)。這些判斷有用和正確的前提是來訪者認可。


當然,我也遇到過一開始不那么信任咨詢師,或者內心拒絕認識到自己問題的來訪者。但那些在美國居多,因為他們的咨詢是一種平價而常見的,在國內咨詢更多的是一種昂貴的奢飾品的前提下,我極少見到進入咨詢不主動或者展示出很強烈的resistance(阻抗)的來訪者。

至于我為什么不愿意在開始階段輕率的談我的咨詢判斷,其實還有來自咨詢效果方面的憂慮。以人本主義的理論為例,我相信最了解來訪者的是他們自己,我也相信最能完成來訪者改變的是他們自己。


如果我過早的告訴來訪者我的理解,這不僅是一種對他們問題的暗示,也會限制他們的思維和想法,以及成長的空間。一個好的咨詢師,應該是始終支持和理解,而不是施加和影響。


(Unconditional Positive Regard)粗略翻譯成無條件積極態度(指對來訪者),指咨詢師對于來訪者應無條件支持(請杠精們不要鉆牛角尖,咨詢師遇到試圖傷害別人的人依然可以報警,此處顯然不是指盲目接受一切)。


此理論由現代心理咨詢核心人物之一的卡爾羅杰斯提出,其核心是指:人本身具備自我成長和完善的能力,但必須在一個安全,被支持和被接受的環境中。經過幾十年的不斷理解和完善,此理論不僅被最初的人本主義心理咨詢廣泛接受,也是CBT/REBT的基石之一,被認為是創造良好的咨訪關系的最核心做法。


Acknowledgement(理解),Approval(認可)與Acceptingness(接納)是心理咨詢核心的三個A,做到了雖然未見得一定會有什么進展,但至少不會造成更多的傷害。而這三點,是和早期就進行clinical judgement互斥的。


總的來說,答案是有的,但是如果它出自一個咨詢師之口而不是出自來訪者自身的認同和成長,我就不會認為這樣的答案是完全積極的。


咨詢師最好的職責是創造一個安全,理解和親切的環境,讓來訪者產生內生的力量,能夠自己完成改變,這是最高標準,也是最低要求。


排版:Survival

0

回復

作者頭像

張臨風

TA在等你的回復~

(不超過200字)

提交回復
向下加載更多

私信

張臨風一條私信

取消

問題反饋

买秒速时时彩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