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陳坤在一起的220小時”| 現在,我什么都不害怕了

發布時間:2019-10-17 5評論 4311閱讀
文章封面
文:壹心理主筆團
策劃·采寫:藍莓小姐??
視頻剪輯:藍莓小姐 子佳
后記:碗仔
來源:壹心理(yixinligongkaike)

現在的我們,好像越來越迷失了。

?

誰內心不想自由地活出自己喜歡的樣子呢,不過是沒有勇氣罷了。

?

最可怕的是,我們甚至不知道,自己想成為什么樣子。

?

于是很盲目地,我們覺得自己很失敗,很討厭自己。


和自己和解,仿佛也變成了世界上最難的事情。

?

你知道真實的自己什么樣嗎?你真的喜歡你自己嗎?

?

這個問題,我想很多人都不敢回答。

?

一個多月前,我見到了陳坤,參加了他的心靈建設公益項目“行走的力量”。


成名后,他也曾一度陷入強烈的自我懷疑之中。

?

9年來,他一直在用行走的方式,和自己對話,和解,探尋那個真正的自己。

?

你也會脆弱嗎?你如何面對自己的不自信?什么是你本來的樣子?你和自己和解了嗎?

?

6天5夜的行走里,我與他數次相遇,問了他這些問題,但我找尋的,始終是我自己的答案。


https://v.qq.com/x/page/f30097e2x7b.html?ptag=qqbrowser

(點擊上方鏈接即可觀看視頻)

?


在生活中在扮演一種情緒,我認為好像有點意識之后,大家都會了。?


比如小時候,明明不喜歡某個阿姨,背后打過我,但看到媽媽讓打招呼,還非要特別高興地叫:阿姨好。


從那時候就已經開始了。?


環境會促成我們很早在潛意識或教育里面,慢慢開始扮演一些我們不喜歡的東西。?


比較內向的人,為了融入大家會顯的外向一點,或者明明是非常痛苦,但為了不破壞氣氛,會隱藏自己,表現得很開心。?


我其實有些時候非常累了,心態很計較,還要演出一個豁達的樣子。??


我們都會這樣。?


但當你開始覺察到你在扮演這一刻,說明你已經升起了你原本的智慧。


最害怕的是,最糟糕的是,一直在“扮演”別人,不開心,但你感覺不到。


? ?? ? ? ?


從小長到大,父母,社會,身邊的朋友都會覺得,男生好像約定俗成就應該堅強,男生就應該不要哭,男生就要負責任,男生就各種....?我心里潛移默化地接受這種東西,我心里也相信這是對的。?


但到了一定年紀后,我打坐,就開始在問:?我們原本的心只接受這些嗎?只擁有這些嗎??


我現在覺得,我們的心像海洋一樣。


海洋,既包括負責任,堅強,自信,謙卑;同時它也包含著脆弱,自卑,自私,不自信等等負面的東西。?


我們的心,是全部擁有這一切的感知和感受。?


你不能假裝說我們沒有這些,我只有堅強,脆弱不對,要割舍掉,不是的。?


你要接受自己,既堅強,也脆弱。在不同的事情上,該堅強的時候堅強,該脆弱的時候脆弱。?


我的審美觀念里面認為,不是只有堅強的人才是最美好的,脆弱本身也很美好。?


我不完美,就是我。?


這個社會所有的人,都希望自己表現得如自己所想的完美,但我希望大家有勇氣接受說:?對不起,我沒那么好,但是我依然兢兢業業努力前行著。






十幾歲之前,爸爸媽媽教什么是什么,他們傳授給我什么樣的價值觀,我就學什么。?


十幾歲之后,我就開始想努力掙脫叛逆,我就不聽你的,我想建立自己的價值觀。?


之后我就當演員了,這個評判一下,那個評判一下。


雖然心里很在意,但表面上裝作我根本不在意的樣子,因為心里也沒有自己的判斷。??


到了二十五六歲,可能因為打坐的緣故,慢慢心就定下來了。?


我開始覺得,到底我是怎么判斷的呢?我要問誰呢?問我媽?問我朋友?問誰??我要問我自己。?


我要做一件事情,到底我想不想做,是我自己啊,我怎么老借別人的判斷來判斷。?


我就只是天天在那,自己問自己,慢慢心里就聽到自己的聲音。?慢慢就找到了自己。





我年輕時,沒有自信的時候,就特別想通過學習讓自己自信起來,最后做成一件事兒。?


到現在,我發現我不自信,但是我想做這個事,我有無力的感覺時,我就說,那就無力吧。?


我接受我自己的無力感,等待一下,看著自己的心。?


無力感,你不要去跟它對抗,不自信的感覺,不要對抗。


不要當下做任何事情,你只是先看到它,慢慢跟它相處。?


也許無力感和不自信感,會帶來另外一種力量。


它會幫助你也許是更清晰的思考,它可以爭取一些時間,讓你不盲目地投入。?


每一種感覺,憤怒,無力,自卑,其實都是一種提醒。


? ??

看見自己真正的樣子,這個話題非常非常大,但只需要在前面加一個前綴就好了:?現在,當下。?


請閉上眼睛,把一直向外看的眼神,看向自己的內心。?


看一看此時此刻,你心里真正的樣子,它就可以觸及。?


比如說,現在我閉上眼睛,看到我的心:?有點小興奮,有點醉氧。


我跟一個小妹妹聊天挺開心。


我有點懶懶的,我肚子不餓,好像我的腰應該再挺直一點....?感受自己的時刻,就是看見。?


看,不僅僅用眼睛看,通過眼耳鼻舌身的感知都能看。?


見,是什么?到達。?


感知,到達你想去的目的,叫看見。?



我真正愛我自己的時候,是我不關心我自己,或不關心我是否愛我自己的時候。?


那個時候,我是最多的,愛我自己。?


我小時候,以為我保護自己,愛我自己的時候,是我最危險的時候,或者是我最不愛自己的時候。?


越多去關心和愛別人,看得到別人的美好的時候,我是最愛自己的。




主筆團行走后記

分享 | 碗仔


一個多月前,我見到了陳坤。?


與他一起,在平均海拔4300米的川藏無人區里,行走了6天5夜。?


這段經歷,成了我26歲這年,最特別的一段回憶。?


很難說,它改變了我什么,又或者什么都沒變。?


只是,對于一個迷茫很久的人來說,它確實讓我離自己又近了一些。??


01


“嘿,你好,我的陰暗面”?我一直覺得,我是個內心強大的人。?


畢業4年,從傳媒轉型到新媒體,當過短暫的“北漂”和“滬漂”。?


似乎,有種“無所畏懼”的既視感。?


但其實,我是個慫逼。?


當項目組告訴我,今年行走川藏線,最高海拔高達4900米。?我


的內心,是崩潰的。?


所以,從飛成都那天開始,一直到去康定的路上,我在心里預演了10000種可能遇到的情況:?高反下撤,稿子怎么辦?蒼天保佑,死都要給我死上去啊啊啊!背包太重,頸椎不舒服引起偏頭痛怎么辦?萬一摔了,相機可別摔了,那都是錢啊!......


就這樣,我異常忐忑地進山了。?


當手機信號從4G到“無服務”,微信不再提示我有多少條未讀消息,整個世界,都安靜了。?


第一天適應性拓展訓練,我背上6斤重的單反、防寒抓絨衣和路餐,跟著大部隊開始行走。?


高原氣候多變,前一秒晴空萬里,下一秒狂風暴雨。?


走了10多分鐘,雨越下越大,路更不好走。


稍有不慎,好像就會掉入萬丈深淵的山崖。?


眼看隊伍的間隔逐漸拉大,我不自覺地加快腳步,試圖趕上第一梯隊的行者。


可是,運動弱雞的我,明顯感覺到呼吸更急促,心臟跳得更快。?


我愣是憋著一口氣,堅持了5分鐘。


一種近乎窒息的感覺警告我:“你必須停下”。?無奈之下,我只能靠邊休息。?


我不明白,為什么我要那么迫切地趕到前頭。


到達路餐休息點,我發現一開始被我甩在后頭的行者,已經休息了大半個小時。?


我才意識到,原來,我的勝負欲告訴我:“你害怕被落下”。?


這種感覺,像極了好幾個月前,被咨詢師喚起的畫面:一個蜷縮在角落里的小女孩。


我知道,那是我的“內在小孩”。?


那天的行走,我排倒數第二。?


到達營地時,大部分行者已經在搭帳篷、休息、曬太陽。?


媒體行者鐘sir一下子把我抱住,志斌老師(隨行的心理老師)甚至將我整個人抱起來。?


那種擁抱,是有力而堅定的,我幾乎哭了出來。?


晚上,我穿著羽絨服,在帳篷里想了很久。?


從小到大,我們都被教育,要善良、要堅強、要無私,這些都是值得被尊重的東西。


我們忽略了,那些自私、脆弱、嫉妒的陰暗面,也是你的一部分。?


我知道,不是所有人都有勇氣,去面對自己的陰暗。


就像坤哥在行走前說過:“有時,你也可以選擇逃避一下。”?


但,比起逃避,我現在選擇與它共處。


當它出現時,我會對它說:“嘿,你來啦”。



02


“想想埡口,再也沒有比這更難的了”


沒有WiFi、沒有信號的生活,總是過得很規律。?


每天早上,從睡袋里醒來,拆帳篷、收馱包、打水、吃早飯、領路餐,然后開始一天的行走。?


腦子里想的全是“可樂、奶茶、檸檬茶、菊花茶”,還有8成熟的雞蛋和熱騰騰的出前一丁。?


甚至,連續好幾天,罵完了這20多年來都學會的臟話。


累得連思考人生的時間都沒有。?


到了第三天,要翻過海拔4920米的埡口。?


每當我問向導,還有多久才到,他總是說,快了。?


有次,我實在忍不住,問他:“快了是有多快?”


他說,翻過這座山頭就到了,我欣喜若狂。


沒想到,遠遠望去,那仿佛近在咫尺的距離,足足走了3個多小時。?


每翻一座山頭,我都以為到了,可向導說,還沒到埡口。?


你知道那種充滿希望,忽然絕望,又看見希望的感覺嗎?太折磨。?




后來,整整翻了五六個山頭,才到埡口的山腳下。?


隨著海拔越來越高,氧氣越來越稀薄。


沒走幾步,我就大口喘氣,用登山杖支撐著身體。?


本來挺適應高原環境的我,開始覺得惡心,想吐。?


這時候,一旁同行的心理老師志斌老師,給了我一顆糖。


他說,含著糖,高反就不會那么嚴重。


于是,我含著糖,繼續向前走。?


我已經記不清,走了多久,才爬到埡口。?


只記得,高反讓我開始犯困,我閉著眼睛,走路全靠慣性。


那是我第一次真正體會到,什么叫行尸走肉。?


距離埡口只有幾百米時,我實在撐不住了,帶著哭腔說:“我真的不行了,我走不動了”。?


我真的想放棄,想下撤。(雖然已經沒有下撤機會了)?


結果,被向導拉著說:“你看,快到了,起來慢慢走”。?


要問我爬上埡口的感受??


腦袋一片空白。?


既沒有像同行的小伙伴那樣想家,也沒有大哭的欲望。?


真的,十分平靜。?


沿著陡坡走下埡口,我又遇到了志斌老師。?


他又給了我一顆“小豬佩奇”的棒棒糖,問我:“你覺得自己棒嗎?”?


我很不自信地說:“還好”。?


他又問了一次:“你覺得自己棒嗎?”


我大聲說:“棒!”?


他說:“當你日后遇到困難的時候,回頭看看這個埡口,再也沒有什么比這更難的了”。?


原來,我可以這么厲害;原來,我也可以挑戰自己的極限。?


那一天,我過得很“心滿意足”。


我望著遠方的山,遼闊、寂靜。?從云層中穿透出來的陽光,像毯子一樣,蓋在兩邊的山巒。


一邊透亮,一邊黯然。?


沒有游人,沒有居民,沒有現代文明社會里的一切東西。?


那一刻,我擁有了全世界。?


我忽然想起一句話:“如果你面前有陰影,那是因為你背后有光”。?



03


“你看見自己本來的樣子了嗎?”


“沒有”?


今年很長的一段時間,我陷入這樣的困境:


我是不是我?


我喜歡的,是否真的是我喜歡的,還是從小被社會馴化的?


我的一切喜好、想法,到底與潛意識里的我,有何不同?......


這些問題,就像一根根錘子,“咣當”一聲打裂了腦袋。


之后,身體的每一部分,逐漸分崩離析,直至被完全打碎。?


這時候,你將碎片一點點拾起,試著開始拼湊回自己本來的樣子。?


所以,我期盼著,能在這趟旅程里,得到答案。?


下山前一天,我和行者花花,在篝火不遠處,聊了很久。?


聊了原生家庭,聊了痛苦,還聊到了人生模式。?


我不能很具象地告訴你,每一個詞都代表著什么。?


但,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她說,當你發現自己困在某種環境里,例如恐懼,你可以多問自己“為什么”“這對我來說意味著什么”“我最早有這種感覺是什么時候”。?


我陷入了沉思,卻得不到任何答案。?


或許,終有一天,我會知道。?


就像那晚,藏民拉著我的手,圍著篝火唱歌跳舞時,抬頭一看,星星正在發光。?


我能感覺到,一種開心又純粹的力量。?


那一刻,我問了自己一個問題:“現在的生活是你想要的嗎?”?


腦子里出現兩個字“不是”。?


于是,在我心中糾結已久的一個問題,豁然開朗。?


當下,我做了一個決定。


那是我做過前所未有的,頭腦最清醒的決定。?


我不后悔。?


今年,行走的力量主題是“看見自己本來的樣子”。?


如果你問我,你看見了嗎?


我的回答是:沒有。?


正如行者花希所說,行走本身,并不能帶來什么。?


可我能從一次次與自己對話的過程中,收獲點什么。?


哪怕只是一點點,都很珍貴。


而這是我們在浮躁的城市生活里,所得不到的。?


我只能說,我還沒看見自己本來的樣子。?


但我知道,我一定不想要的樣子,是什么。


? ? ??


最后,我特別喜歡這段,坤哥描述過自己的話:?


“我喜歡我有時候非常的勇敢,我又特別喜歡我有些時候非常的脆弱。?我有些時候非常的自信,其實,我又完全接受我自卑也很美。?我是一個,有些時候對很多事情很大方的人,但實際上我又是一個非常吝嗇的人。?可能我真的是又懶又雞賊的那一個,我最快成為我自己想成為的樣子。”?


你看,世界注定殘缺,沒有人是完美的。?


真正的強大是什么呢??


并不是沒有脆弱,沒有自卑,沒有無力,沒有恐懼,沒有逃避....?


而是你可以說出:?我不完美,我或許不合群,或許太特別,或許很矛盾,但我就是這樣,這是我最真實的樣子。?


你愛或不愛,我都接受,我就是這樣。?


因為,我愛真實,勝過一切。



關于“行走的力量”


“行走的力量”是全國首個心靈建設公益項目,由陳坤在2011年發起。


每年8月,項目都會帶領面向全民招募的不同閱歷的行者,與發起人陳坤一起,在安靜的大自然里進行為期10天左右的“止語”行走生活。


活動倡導大家在遠離城市的靜默行走中,探尋與內心相處的方式,希望通過參與者的感知帶給更多人思考和力量。


作者簡介:壹心理主筆團,公眾號:壹心理(yixinligongkaike有心事,看壹心理。2000萬年輕人在這里自我覺醒。

排版:小鯨魚?梵辰

0

回復

作者頭像

壹心理主筆團

TA在等你的回復~

(不超過200字)

提交回復
向下加載更多

私信

壹心理主筆團一條私信

取消

問題反饋

买秒速时时彩技巧